此时此刻,在中国有一场访问和握手影响着世界格局的发展。法国朝气蓬勃的新晋总统马克龙,他的访华之行,非常值得关注。

法国是传统欧洲大国,马克龙此行的重要性无需赘言。而且这是马克龙对中国的第一次国事访问,也是第一次到亚洲访问。按马克龙自己的话说,“这是头等大事”。

根据法国的习惯,总统新年第一个月通常忙于国内事务,要举行各种“团拜会”,与司法、行政、议会、社会各界、企业、媒体、外交使团等共话新年和展望未来,一直要进行到1月15日左右。马克龙对这一传统进行了很多压缩和精简,硬是腾出了3天时间访华。

这不,马克龙就成为了2018年第一个来给中国“拜年”的外国领导人。8日,马克龙携爱妻一同到达西安,开启了访华之旅。

在西安大明宫发表演讲,马克龙的主题是“多边主义”。作为来华访问的一位欧洲大国领导人,法兰西共和国的总统讲这样的题目,真是很难得。

过去老牌欧洲大国都不承认多极化——美国老大,还有G8、欧盟,怎么会是多极化呢?但现在都开始探讨“后美国时代”、正视中国地位的上升、多极化的形成。法国《世界报》还在马克龙访华之前,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与法国可以在后美国时代构成驱动轴》的文章,称巴黎和北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动用政治及经济工具打造一个新的“世界化模型”,两国在多项多边议题上可以达成合作。

这场演讲中,马克龙在谈到气候问题时,用中文说了句“让地球再次伟大”。为什么用中文说?中国和法国在坚持“巴黎气候协定”的问题上是绝对带头的,中法在新能源上也合作颇多。

最后,马克龙还立下flag,说“我将每年至少来中国一次”,这足以证明他要大力发展中法关系的决心。

他所演讲的地址大明宫,是公元634年建造的唐宫遗址。为什么来了中国不到北京先去西安?这是精心设计、要表达中心思想的。

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不仅是中华文明的象征,也是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地。2014年3月,习总书记在访问法国时,首站选的里昂正是古丝绸之路的终点。两国元首的两个“落脚点”,形成呼应。

马克龙还不止一次地提出“一带一路”是中国向世界提出的倡议,符合法国和欧盟的利益。

马克龙此次来华,还想与中国领导人建立私人关系,他明白在气候变化等国际重大问题方面,中国会有所作为,因此要和中国加强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在北京,马克龙开启了商务模式。这次陪同马克龙出访的有多位部长、议员和熟悉中国的政治人物,其中包括空中客车公司、达索飞机制造公司、欧尚超市集团等50多家企业的高管,要在航空、民用核能、数字化等方面签订大约50个大单。

作为一个独立候选人,马克龙组建了一个党,全是年轻人、90后,竟然脱颖而出,打败那些百年老党,而且执政以来做得风生水起,执行力和决策力都很强。重新组阁,重整旗鼓,搞了很多改革。他的方向、策略,如关于征房产税、搞好信息化、增加就业、搞好继续教育,都让人不禁点赞。

在2017年12月31日晚马克龙发表的新年致辞中,雄心勃勃的他说要振兴法国,迎接“法兰西的复兴”,重振欧洲雄风,“应对中国、美国”。

法国这个国家不讲英语,个性很强。1964年,当其他西方国家都封锁遏制中国时,法国在老牌资本主义大国里第一个和中国建交。

再看看马克龙的表现吧,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他一再地说法国要再“抢先”和中国建立关系,原话是这么说的:1964年,在西方大国中,法国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1997年,我们与中国率先建立了全面伙伴关系。中法关系一直是开创性的,我们必须保持领先。

马克龙上台后,在全球气候变暖、中法经济贸易关系、中东问题的处理上都很有建树。仅在过去几个星期里,他就主持召开了全球气候峰会、召集中东和非洲领导人处理萨赫勒地区的伊斯兰武装问题、斡旋哈里里总理从沙特阿拉伯返回黎巴嫩,并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耶路撒冷地位问题进行直接对话。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他有望成为自1971年以来首次访问伊朗的法国领导人。

(如需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局座召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