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昨日在立法会获三读表决通过,为高铁香港段在今年第三季通车扫除最后的法律障碍。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通车,是香港融入大湾区的基础工程之一,是让香港能更好地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为香港未来发展注入强大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已成为大多数港人的愿望。日前一项民调显示,66%受访者同意在西九龙高铁站实施“一地两检”最方便和快捷,63%赞成“一地两检”方案。另一项民调亦发现,有86%市民不赞成反对派拉布。

“一地两检”的审议和讨论耗费大量时间,全因反对派的拉布。多年来,反对派这种绑架香港利益的举动,几乎出现在所有建设香港,尤其是融入国家发展方案的审议中。他们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实质与“港独”思潮暗合。不少涉及香港长远发展项目的议案,因为反对派的拉布,导致工程项目拨款申请的审批进展非常缓慢,令大量工务工程积压,严重威胁打工仔的饭碗,影响从业者生计和行业正常营运。本港多个商会曾联合指出,本地生产总值增长率的递减,零售及旅游业的退步,都可以追溯到反对派的拉布及破坏行动上。

看着香港这些年的困扰和虚耗阻滞,广大市民痛心疾首,而反对派议员却窃窃暗喜他们的“战绩”,变本加厉拉布,由滥用议事规则,发展到上演“全武行”瘫痪议会、狙击施政已走火入魔,已到了几乎所有有关本港发展及民生的议案都无所不反的地步!

不少市民问这样下去香港怎么办?我们能长期任由反对派危害香港而束手无策吗?现时香港立法会的议事规则大部分是沿用昔日港英立法局留下来的版本,很多条文早已不合时宜,亦有不少明显的漏洞,这无疑给反对派无休止拉布,拖垮政府施政大开了方便之门。事实上,西式议会体制本身就有不少缺陷,它是由竞争性政党、选举政治、议会政治、利益集团政治等制度形态组成,因争权争利互相牵制扯皮,不仅是西方式议会混乱的根源,也是西方国家治理危机产生的根源。美国第二大州的得克萨斯州,只有货运而没有客运铁路,州政府提出要建一条轻轨来连接几个主要的城市。公民民主投票投了20年,至今无法实现。难道香港也要蹈得州覆辙?

这种所谓照顾多元的政制形态,难道是香港之优、香港之福吗?在今天被反对派滥用的情况下怎么办?几粒老鼠屎就可以阻住地球转?!今天,连欧美国家都对拉布加以法律规范了,香港难道不应该反思检讨,对疯狂的拉布和破坏议会秩序行为,以法律形式作出适当的限制?

港人期盼立法会议事规程,有更多适应香港融入国家发展,适应“一国两制”新阶段之需的改革创新,否则,国家大局,绝大多数港人的福祉,竟受制于少数怀有“反中乱港”政治目的的议员,让这些别有用心的人牵着鼻子走,这难道是公平和民主精神的体现吗?!

文 | 蓝 海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