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天还没亮。穿好制服,揣上对讲机、笔记本,何萍就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何萍要执行的任务,是“摸路段儿”。在环卫行业,这差事说难不算太难,说简单,可也真算不上简单。“在一个新的地方开展环卫,首先要把道路摸清,然后才能整体规划安排。唐山的路都是方方正正的,感觉每条路都‘长得’特别像。我在笔记本上记下每条路的标志性建筑物,配合手机定位,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把自己负责区域的道路情况全部记了下来。”

一个月前,何萍突然接到通知:集团在唐山成立分公司,需要人手。第二天,身为北京环卫集团贵阳京贵公司作业部副部长的她就抵达了唐山。和她一同出现在唐山的,还有北京环卫集团从全国十多个子公司抽调的400多名骨干。

头一回见唐山这么干净

唐山市中心城区环卫一体化PPP项目是河北省首个中心城区环卫一体化项目,经过近两年的酝酿,北京环卫集团以35.6亿元的总金额中标该项目。唐山市中心城区(路北区、路南区、开平区)、城市外环线和四条景观大道的环卫工作,自5月16日已由北京环卫集团正式接管,服务期限20年。

唐山市区以东70公里外,乐亭县的环卫工作两年前就由北京环卫集团托管。韩景丽从乐亭被抽调到唐山,刚来的那几天,唐山一些街道的环境卫生水平令她感到不解。“路边的商户随手就把垃圾扔到路边的树坑里,果皮箱离他就两米远;马路上有车窗抛物的现象,饮料瓶、塑料袋就散落在路中间……”

北京环卫集团按照北京的作业标准,在勘察摸清路段的基础上为唐山量身定制了一整套作业工艺和计划。高压清洗车、步道清洗车、冲刷车、压缩车……上百辆先进的大型环卫车辆高频次出动;便道、自行车道、果皮箱、公交站台、路灯杆……精干的“突击队员”不放过一个死角。

“在唐山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街上这么干净过。”市民发自内心的感言,是对唐山环境改变最直接的见证。而这巨大的变化,就发生在短短十几天里。

唐山市民也在变

从事环卫工作十几年,干过的城市也换了四五个,在何萍眼中,这段时间以来唐山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环境。

一个月前,当身着印有“北京环卫”字样制服的身影出现在唐山街头时,一些市民心里还觉得纳闷儿:北京的环卫到我们这儿来干啥呀?垃圾随手丢,反正有人打扫——少部分人仍然我行我素。

一个月后的今天,这种有违社会公德的现象在唐山街头已很难看到。“不好意思了呗。”何萍笑着说,市民对身边环境的变化其实是非常敏感的。

洗地车司机李增才是从北京调来唐山的。唐山火车站东广场、引桥、站前街道,每天他都开着洗地车在这些区域进行三四遍作业。按照北京的标准,他的作业要保证地面可以“席地而坐”。

“师傅,下来喝点水吧!”一天,李增才正驾驶洗地车清理站前街道,回头一看,叫他的是路边的一位店主。现在的唐山,几乎每个身着“北京环卫”制服的环卫工人都成了街头“最可爱的人”。似火的骄阳下,市民们主动为他们送上饮水、水果,一些人还亲身加入到了他们中间,与他们一起扞卫唐山的清洁。“不仅环境变好了,大家的环境卫生意识也提高了。”何萍说,在唐山一个月,这是让她最有成就感的事儿。

培训本地环卫工人

北京环卫集团到来之前,对唐山环卫质量造成影响的,还有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唐山市城管局市政环卫处干部李岩说:“过去,唐山本地的环卫公司存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情况,自己负责自己监管,做不到狠抓严管。现在业务由北京环卫集团承担,唐山方面专门负责监管,首先就打破了这一局面。”

“唐山环卫过去由一些小的环卫公司分片负责,边界不清、推诿扯皮的现象长期存在。这次的环卫一体化项目把全市环卫工作交给京环集团整体规划、全面负责,过去难以整治的‘死角’得以清除。一个月以来,全市的环卫水平有了质的飞跃。”李岩说。

在完成好作业任务的同时,李增才还承担着一项使命:手把手培训唐山本地的环卫工人。工作时一边驾驶洗地车清扫道路,一边还要随时向坐在副驾的唐山“徒弟”传授经验、讲解新的要求。“为了确保清扫效果,北京环卫洗地车的时速必须保持在5公里到10公里,如果遇到难以清扫的树枝等杂物,司机必须停车,自己去把杂物捡起来。”李增才说。

如果开得慢,还要停车,就必然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李增才透露,自己的唐山“徒弟”对这些北京的“条条框框”多少还有点抵触。“接受新事物,总有个过程。”他相信,按照北京作业标准清扫出的洁净路面,很快就会让大家都充分认识到高标准作业的必要性。

记者了解到,北京环卫集团将在6月下旬完成来到唐山后第一阶段的“突击作业”任务。接下来,北京环卫将对作业路段的分布进行优化,调整增加环卫设备,梳理各项作业流程,总结出一整套环卫指导手册,推进唐山环卫工作的标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