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时家乡遭水灾,随父母到上海谋生,父亲拉黄包车,他和姐弟检破烂,收入仅能勉强糊口。13岁进入同兴纱厂(今101厂)做童工。日本资本家无情地剥削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只能得到两角钱的工资。

革命事迹

1921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积极领导工人运动。一次,陈阿金同该厂工人冲进湖州会馆,收缴了军阀孙传芳驻馆部队的枪械。这一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工人斗争信心。在一次罢工斗争中,一伙流氓闯进同兴厂抓人,他操起一根铁棍,一连击倒三个打手,保护了工人的安全。在1925年“五卅”反帝斗争中,废寝忘食地开展工会工作,成为工人群众最信赖的领导者之一。他经受了斗争的考验,被光荣地吸收为中共党员。“五卅”运动后,资本家出尔反尔,推翻了增加工人工资的协议。陈阿金作为工人代表,按照党的指示,多次和资本家谈判,迫使资本家执行原订协议,但是陈阿金等工人代表却被逮捕。英国巡捕对陈阿金恶狠狠地说:“煽动工人闹事的就是你,其他人关三个月,你要多关一个月,赶出租界一年!”他对此毫无畏惧。1926年10月,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后失业。1927年2月因领导工人罢工被捕,不久出狱。3月21日,又参加了周恩来、罗亦农等领导的第三次武装起义,受到了极大的锻炼。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捕杀工人和共产党员党组织布置他转入地下活动,他以卖藕粉、修钟表等公开职业为掩护,机智勇敢地进行地下工作。一天,他背着工具箱,带着弟弟陈建瑶到国民党重兵把守的龙华机场摸清情况,受到党组织的表扬。

1927年夏,中共中央派陈阿金等50多名优秀分子赴苏联学习,被分配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军事。他生活俭朴,团结同学,刻苦钻研,常常一人自学到深夜。伍修权称赞他“是以双倍的努力,双倍的时间在学习,简直可以说是在战斗。”在校期间,旗帜鲜明地同托派进行斗争。

1930年7月,他学习三年回国,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1931年秋,中共中央创办了中国工农红军军事政治学校(即中央红军学校),在该校先后任军事教员、连指导员、机炮大队政治委员,教学任务完成得很出色。1933年初,被调到前方作战部队任团政委。6月,调任第三军团六师政委,他和师长洪超一起,对六师指战员进行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使六师战斗力大大增强,被上级誉为“铁的六师”。1934年1月24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赤色首都瑞金举行,陈阿金作为正式代表光荣出席了大会,并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

壮烈牺牲

1934年春,调任第三军团第五师政治委员。这时,第五次反“围剿”正在进行,蒋介石调集100万大军进攻中央苏区。陈阿金和师长李天佑率部参加了广昌保卫战,苦战18天,广昌失守,五师转而担任高虎脑、王土寨、万年亭一带正面防守任务。这是整个反“围剿”防御作战的关键所在。为了取得战斗胜利,他首先召开了党支部书记,政治指导员以上的党员干部大会和排以上干部大会,分析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形势,部署了五师的战斗任务。还深入连队前沿阵地进行卓有成效的政治工作。1934年8月5日,高虎脑战斗打响了,他和师长亲临前线指挥。激战三天,歼敌4000余人。8月14日,于万年亭战斗中,又歼敌1000余人,但在这次战斗中,他不幸被敌机炸弹击中,壮烈牺牲。《红星报》发表文章,沉痛悼念“上海工人阶级的优秀儿子、红军的优秀政工干部,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陈阿金烈士。1986年12月22日,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伍修权题词,赞颂陈阿金是“战斗中的英雄,工人中的楷模”。